美容话题

当美容夺命时颜值还是正义吗?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1-09-03  

  网红小冉的悲剧并非个案。只要人们对瘦身有着过度的狂热,将会有更多的小冉为了美容或瘦身而付出惨痛代价。那么,我们究竟应该怎么追求瘦身与美容?(播客的音频内容见

  大河孙:看到小冉这条新闻的时候,总的来说我觉得整个社会都陷入一种焦虑中了,有的人在贩卖焦虑,有的人在制造焦虑,所以导致了网红美少女在已经身材比较标准的情况下去做抽脂手术,结果导致感染而发生死亡。

  类似的焦虑已经蔓延到各个年龄段。很多父母为了孩子身高问题,让孩子注射激素,甚至一些孩子并非是缺乏生长激素。

  我看到过雪琪做的一篇医美报道,主人公孙雨做了一个双眼皮,结果成了九级伤残,并付出了离婚、与孩子分离等等一系列巨大的代价。雪琪,你怎么看小冉这个事情?

  雪琪:我理解就是正常的这种手术其实有伴随着风险的,但是现在确实有一些机构会面临资质不齐全,或者说是经验不足这样的情况。我之前采访的孙雨,她其实是对手术效果不满意,然后不断去整,出现了很多的问题。

  大河孙:孙雨也好,小冉也好,她们碰到的问题是不是能类比当年魏则西遇到的莆田医院?

  雪琪:我觉得其实这个比莆田系医院更乱。我之前暗访过和整容相关的线 次,第一次是,这些机构目的是为了骗人家贷款。很多女生去求职的时候,那个公司就说我们对相貌是有要求的,你需要先去整容,我们公司给你掏钱,他就把求职的人带到一个美容机构,然后美容机构就会拿你的身份证进行信用贷款,开始说公司会替你还,但是后来又不还。我们调查了大概有 5 家医院,最终指向是同一批人在做这个事情,所以他们以整容为方法,目的是为了骗钱。我觉得这个里面的水是非常深的。

  在北京海淀的一个整容机构,医生就是看了我一眼,就开出了差不多 5 万块钱的一个整容项目,包括整黑眼圈、法令纹、苹果肌等等。我自己当时都没有意识到我有这么多地方需要整。有的人就是整完之后会出现很多问题,而这些机构的资质,包括这些医生的水平都是参差不齐的。

  另外一次暗访是在武汉,小到一个美甲店,或者说是一个美容按摩店,它里面都会有那种技师,甚至培训五、六天就上岗。当时我去暗访的那一家,他说 1 周之内就可以让我学会怎么打玻尿酸,怎么抽脂,怎么做线雕。当时我就去了,里面很多 20 岁出头的小女孩手上拿着注射器在那儿学,她们就在一个毫无消毒和除菌的环境里面去给女生互相拉双眼皮、打针。

  我当时都特别震惊,后来我们把这个事情报道出去,卫健委的部门去查,但是查的难度也是很大的,并且这个范围非常广,他们都隐蔽在一些小的写字楼里面,所以我觉得目前的乱象是非常复杂的。

  大河孙:作为一个年轻的女士,你有这种焦虑吗?你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去这种医美机构做一些过度的美容?

  雪琪:我觉得这不只是焦虑这么简单,其实一直以来女生变美的需求都是客观存在的,比如说我发现自己眼睛一边是双眼皮,一边就不是,我一直想着是不是应该去调整一下,同时又觉得自己的黑眼圈很重,然后十几岁的时候就觉得自己需要减肥。

  到了我上大学,身边拉双眼皮的就很多,我一直没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大的门槛,如果我有自己非常明确的想整形的地方,我觉得一定会去的。其实我脸上有那种晒斑,我做过激光除斑这类,这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心理障碍。如果觉得我需要做,比如说我四、五十岁了,我想要把脸上的皱纹去除一点,我觉得我会做的。当然我和身边的男生朋友们也讨论过,很多人就会觉得老化是自然现象,你要接受自己,可是技术进步了,我可以通过一些这样的手段实现美的追求。

  大河孙:不过像除斑这样的小手术,可能还不算医学美容范畴里,至少是弱一些,那么真要是说要减脂手术这样的话,像小冉这样的案例,她不是那么胖的人,而主动去做抽脂手术,我觉得是不太符合常识的。

  雪琪:我觉得确实有贩卖焦虑的存在,现在很多人会觉得自己永远都不够美,包括我之前报道的双眼皮整容的案例,他们就会有那种所谓的整容上瘾,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一方面我觉得网上永远会有人说你不够瘦,永远会有人说你不够好看,你永远会觉得有人比你更好看,很多人可能不够理性,所以会作出这种选择。

  我觉得我倒是不会这样做,至少我的圈子里大部分女生哪怕有整容的,也不会失去理性到一直整容,或者说在完全没有必要整容的地方去整容。

  贺哥:需要注意小冉的身份,她赖以谋生的手段实际上是做网红,流量是用来吃饭的,所以对自己的容貌包括身体会有远远高于常人的这种期待。

  我们说做一个手术一定要先做风险和收益衡量的。小冉肯定是在权衡这个过程中认为像抽脂手术本身风险其实是很小的,这是一个不算很复杂的手术。我看过一个视频,这个手术过程其实很简单,就是微创在皮肤上开一个小口,插入一根管子,把腹部的脂肪打碎,然后一点一点抽出来。

  那么这样一个相对简单的手术,竟然发生了这种风险,所以这家医疗机构在手术操作过程中的规范性非常值得怀疑。

  另外,我看到一个说法是,抽脂手术的一个要求是,BMI 超过 30,而像小冉这样一个身材很标准的女孩,肯定是不符合这个手术指征的。

  雪琪:我们家楼下正好有一家医美机构,它主打的就是抽脂减重。我经常会看到那些女生腿上或者是腰上裹着那种厚厚的绷带、纱布走出来,但是她们的脸还是挺瘦的,可能是部分抽脂。特别是网红要上镜,她需要很瘦,因为我们也许平常没觉得自己很胖,一上镜就觉得自己怎么这么胖。

  而且现在抽脂对于减肥来说,实在是一个快捷的方式,像我们上次聊了跑步,我跑步跑一年辛辛苦苦就减那么几斤,她随便一抽脂就能够抽那么多,为了更快达到目的,很多人去选择做手术了。

  贺哥:这是速效的一种方式,而且不用花很多的精力,跑步跑一年需要很大毅力的,她只要投入金钱的成本,然后这个也没有什么痛苦,但是从长远来看,如果不改变饮食习惯、运动习惯,体重肯定会反弹,因为它没有形成能量摄入和消耗的平衡。

  雪琪:对,阻止我去选择抽脂的,第一是看起来好疼,第二就是隔 2 个月又打回原形吗?我哪有那么多钱每隔 2 个月去抽一次脂。

  大河孙:体重超重或者肥胖是有原因的,比如说有遗传的基因,或者你饮食习惯不好或者是运动太少,总之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如果你想通过快速讨巧的办法马上就把体重减下来,但是先天的因素和习惯没变,最终的结果就是体重不断反弹。

  贺哥之前采用轻断食的减重策略,就是每周某一天少吃,减少摄入,肯定是对于减肥有帮助,但实际上我后来试了之后,觉得效果没那么好。因为少吃了,运动也没减少,但是最终的结果是基础代谢降下来了,甚至内分泌也改变了,上次我们聊跑步的时候就说我那几天脸上会长脓包,就是那个阶段。最近我正常饮食,当然不刻意去吃肥肉,吃那种不健康的饮食,加上跑步、爬山,我现在感觉比以前要好很多。

  刚才你提到轻断食这个事,我因为实行了一年,其实对我来讲效果还是挺好的。道理很简单,减少了摄入,但是它会降低你身体的基础消耗。冬天的断食期间,我有时候会发冷,以前在我从来不会遇到这个情况,这就是因为我身体的基础代谢降低了很多,当外界环境比较冷的时候,我身上产生的热量就不够了。

  雪琪:这个度需要掌握,但是我现在依然会觉得瘦一点还是会好看一些,虽然我尊重以胖为美的那些观点。男性似乎没有那么注意,比如说很多中年男性如果肚子很大,他们好像也没有觉得自己很不好看,社会上主流的观点并没有对他们那么苛刻。

  大河孙:一个偏文化层面的问题是,对于一些先天遗传的特质,或者是不可改变的一些损伤,你一定要改变,付出很多去改变,岂不是逆天而行,或者说制造更大的焦虑?

  因为有的事情是规律的,比如说你年长以后就是要变衰老,法令纹就会出来,内分泌也会不一样,会导致你身体的各种变化,那么不管是女性,还是男性,他为什么不能接受这个自然的东西?当然能够变得好是好了,如果不能,很多人还是要逆天而行,是不是比愚公移山还要厉害?

  雪琪:这不是因为我们有了技术可以改变吗?这就相当于,以前你没有办法穿到好看的裙子,但是现在有了这些裙子,我就想穿,审美告诉你这个是更好看一点的,或者说是让你能够加分的,为什么不能这么做?

  当然我觉得前提就是一定要保证安全,你一定要对自己的身体负责任,我觉得在这种前提下,是可以去追求我认为的美的。比如说我有个朋友,其它都很好看,但她鼻子有点不是那么漂亮,想要去做一些改动,我觉得可以支持她。再比如我妈牙齿有一点突,拍照的时候都不敢笑,她就一直说那个年代没有这种整牙的技术,所以一辈子都很遗憾。我也有一个朋友,牙齿不好看,现在把牙齿整个缩进去了,整个人气质都变好了很多,他就变得更自信了,为什么不能选择这种尝试呢?

  我有一个特别笃定的观点,就是你要清楚自己想要变成什么样,而且要完全对自己的身体负责任,我特别不认同那种别人说可能你生来什么样,你就接受自己什么样,你就不要去改动,我也不喜欢男性会说我就喜欢女生素颜,有个段子说男性觉得素颜美是因为你素颜本来就很美。很多人说不喜欢网红脸,其实真正整得好看的那种是你看不出来她整容的,比如说眼睛调大一点点,更符合五官的比例,这种是我觉得比较好的整形,而不是说非得要整成眼睛特别大,鼻子特别高,脸特别尖,我觉得这是一种畸形的审美,而不是说整容出了问题,是审美出了问题。

  大河孙:因为有这个市场有这个需求,因为女性的焦虑越大,那么就是不择手段或者有的可能不尊重科技发展现实,那么各种不靠谱的医院会不断冒出来,这时候只靠监管可能都是不够的。

  雪琪:这肯定是。我之前的采访确实能证明,很多女性特别是一些年轻的,她在可能三观很不稳定的时候,就接触到了很多铺天盖地的宣传广告,这样的一些营销和宣传是非常不负责任的,然后可能会让她们陷进去,而且整容确实是会上瘾的,就是你会永远处于一个非常不满自己的状态。

  大河孙:通过自律,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去达到了减肥的效果,那么这时候你是能作为一个成功人士来骄傲地讲这个事情的,我们之前也讨论过自律就是一个巨大的成功。

  雪琪:以前可能很多人拉了双眼皮也不想承认,有的女生也不会承认自己打玻尿酸才皮肤好的,但是现在至少我身边的很多女性会坦承自己打过玻尿酸,包括一些明星都会承认,那么抽脂手术在未来的某一天一样普遍的时候,也可以坦白地讲出来。

  大河孙:就像说糖尿病人,古代的时候糖尿病人是没治的,结局就很悲惨。现在常规用药就行了,只要你能够注意某些习惯,打胰岛素就能够维持身体健康。如果说按照刚才的逻辑,你非得吃药才能保证健康,是不是就低人一等呢?肯定不是,因为健康是每个人要追求的权利,同样审美其实也应该能够成为追求的权利,对吧?只要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

  贺哥:在我看来,医美手术有轻和重之分,轻就是小改小动,它是可逆的,可以修补的,但还有一类手术是不可逆的,动了就回不去了。

  比如说切胃手术,实际上是通过手术切掉大部分的胃,只保留大概鸡蛋大小的一个胃囊,这样显然吃的就少,你吃不了两口就饱了。风险是什么?营养不良。因为它摄入的少,往往造成营养不良,需要常年服用复合维生素,这一类手术是不可逆的。它的效果当然也是立竿见影的。

  当时我采访了齐鲁医院的大夫,有 668 斤重的中国第一胖,就是在那里做的手术,他一年减了 2/3 的体重,减去 400 斤,尽管依然胖,但看照片对比是非常惊人的。这个手术会发生一些并发症,1% 左右的并发症,同时有一个明确的致死率大概千分之 0.4。

  不过我还是更欣赏通过运动达到减肥效果的人,因为经常去运动,TA 一定是一个活力十足的人,会给人带来一种共振式的那种活力,这个时候我就觉得很厉害,TA 不一定是长得很帅或很靓丽,但是 TA 会给周围的人一种感染力。那么如果只是为了一个面容上胶原蛋白表现出来的展现,那种内在的感染力还不够。

  贺哥:运动是最好的、最有效的美容药方,我们眼前见过无数的案例了。当然,这需要你对自己自律,还有坚持自己的意志。

  大河孙:其实我们之前想聊一个话题,就是很多有些年纪不是那么年轻的女性,她的魅力其实是很足的,能够散发出不随着岁月甚至说随着岁月往前推进,自身的这种魅力会越来越足的那种感觉。但是总的来说,女性因为贩卖焦虑太多了,所以这样的案例没那么多。

  雪琪:我之前看过报告,其实不是说 40 岁以上的女性更喜欢整容,大部分可能是 20 岁的女性。现在其实整容是低龄化趋势的,很多高中生、大学生去做整容,很多时候觉得她会多一些资本。现在颜值即正义的时代,你不得不说颜值是可以加分的。

  如果有途径能让大家变自信一点,我非常支持所有的女性通过各种手法让自己变得符合自己审美,这没问题。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为何鸭 (duck_why ) ,凡事多问一个 why。

  7月12日下午,苏州吴江区一酒店倒塌,已致1人死亡,救援正在全力进行,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

  2021年是中国百年华诞,中国站在“两个一百年”的历史交汇点,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即将开启。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