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说

说好去做美容师没想竟是去“坐台”(组图)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1-07-29  

  抱着出国务工的想法,她们在缴纳了数以万计的不菲介绍费后,到了国外却发现事与愿违,被告知要在那里“坐台”!她们无法接受现实回国,但介绍费却分文不退。涉外务工者应如何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

  去年11月中旬的一个偶然机会,在福建宁德从事美容行业的刘欣(化名)从深圳一个新加坡签证网上看到,在这里,她可以轻松实现到国外发展的机会,稍加考虑,她开始和签证网上的业务人员接触。她告诉记者,在给该网站的业务人员提供个人身份证复印件、护照和照片等简单的信息后,半个月后,她果然收到了来自新加坡的工作签证。

  12月初,她从老家赶到深圳,在向该公司缴纳了1.3万元后,刘欣乘机到了新加坡。但接下来的一切,让她感到无奈和愤怒,“感觉完全被忽悠了,当时说好了是去做美容师,但到了新加坡,我的工作最后居然变成了‘坐台’!”

  “原本说到了新加坡去做销售行业,以后看机会再干老本行。但到了那里后,我先是被接机的人带到了一个十分简陋的宿舍里,里面摆放了三张上下铺的铁架床,房间里住了6个来自国内的女孩。这里除了床什么也没有,去了就赶紧去购买脸盆啊等生活必需品。”她说,这里的租金还挺高,在国内说的是每月300元新币(相当于5倍人民币汇率),来了之后却变成了每月450元新币。

  在简单购买完东西后,稍作休息,她就被带到了一个工作场所,那是一个不大的酒吧。她很诧异自己被带到了这里,她说,后来她被告知要在这里“坐台”。

  刘欣不干。她开始找酒吧的老板理论,但没有用,“人家告诉我说,你要找就去找你们中介。”随后,她开始找当初介绍她“工作”的深圳票务公司,但老板却说,你先在那里“干”,以后有机会再调整嘛。

  刘欣说,她在新加坡四处申诉中过了20天后,只好又返回深圳。“我是一个正经的女孩,怎么会接受‘坐台’的事情?”回来之后,她开始电话找“中介”公司的老板退钱,“我缴纳了不菲的介绍费,但说的是去做销售工作,到了那里却成了‘小姐’,肯定要让他们给我退回介绍费。”但那个公司的负责人在电话里说,去新加坡的工作签证是真实的,只是你去了不愿意做而已,我们没有退钱这个说法。最后,她再怎么打电话给对方,对方总是不接听。

  在记者的调查中,在深圳有和刘欣类似经历的并非个案。陈微在深圳经过朋友介绍,交了一两万元介绍费,之前说是去新加坡做“歌星”(在夜场唱歌),但到了之后也发现,其实现实并非如此,她也是被告知做“小姐”。最后,她无法接受这样的“安排”而回国,到目前,她说,她的费用也算是打了水漂。而记者在致电新加坡的一位从深圳过去的女性说,她和记者之前采访的数位“上当者”经历雷同,但她却接受了这样的现实,因为她筹集的所有费用都是借来的,家里经济也不好,只好先干着,“至少要把钱还了再说。”

  按照刘欣提供的网站,记者在进入网页后,就会有专门的业务人员主动和记者对话。一位王经理说,公司从事对外劳务输出已经很长时间了,尽管放心,经过他们操作,到国外谋取一份工作,那是很轻松的事情。

  而在记者同王经理网上对话时,对于没有什么工作经验的,他会主动询问你的情况,比如身高体重和年龄等信息,只要条件不错,他会主动说,“如果你愿意,女的坐台,男的过去可以做‘鸭’。”

  按照王先生提供的地址,1月21日,记者来到新城大厦西座401房,但当记者来到该房间后,却发现玻璃门已经上锁,房间内空无一物。记者在该大厦的楼层分布栏上看到,该房间显示为“深圳走视方信息咨询航空票务”。

  记者随后致电王先生,他说这里已经搬走了,“你在这里稍等片刻,会有专人过来接待。”果然,几分钟后,一位自称为该公司大股东的吕桂见到了记者。她说,由于这里的租房合同已经到期,公司搬到了该大厦14楼。

  跟随着这位负责人,记者来到了一家旅行社。她说,该旅行社和走视方信息咨询票务公司都是同属一体。在房间里,3位女性工作人员正在办公。墙壁上贴着国内旅游的宣传图片。“原来办公的地方已经搬到这里了。”她说。

  吕桂说,原来公司是以售机票为主的,但由于竞争力很大,公司从前两年开始做起了对外劳务输出,当记者询问主要输向哪些地区时,她说,很多地方都有,比如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甚至还有非洲。“公司现在还兼卖机票,主要是为输出劳工提供便利。”

  她介绍说,想到国外工作的求职者只要能提供个人身份证复印件和护照以及照片等信息,就很容易在国外找到工作。以新加坡为例,吕桂说,“你把这些东西提供给我们,半年工期的工种三天就可以拿到该国的工作签证,两年工期的最多两个星期就可以,很简单。”当工作签证下来后,个人把费用交给公司就可以了。

  她说,半年工期主要是到该国的夜场工作,比如做“歌星”或者“坐台”。根据这位负责人的说法,该公司已经介绍了不少人过去“干活”了。而两年工期的工种则相当多,洗碗工、清洁工、建筑工等等。当记者询问要付多少介绍费时,她说,分别需要1.3万元和3.3万元。对于记者表示价格能否便宜点的要求,她说,“实际上,我们从每个人身上也就赚取2000元左右,其他的中介费还要分给当地的公司,我们是合作关系。对方会向我们这里提供当地哪些地方需要什么工种,要多少人,都会把信息给我们,我们再按照这些信息输出人员。这里有不少中间环节,比如有专门收集用工信息的人,还有当地的中介公司等,价码都会不断提高,所以最后的中介费用也水涨船高,但到我们手里,能赚的并不多。”而对于个人缴纳这么多费用,公司是否提供发票?她说,“我们从来不提供发票,只开收据。”

  吕桂告诉记者,她们公司的业务员会从网上和其他渠道收集求职者信息,谈好价钱后,就开始按流程操作,价格最多能便宜千把块。她说,“现在出去的人没有以前多了,一年能做几十个就不错了。”但当记者问及该公司是否有资格从事对外劳务输出业务时,她说,“我们哪里有资质,公司只是从事信息咨询服务。”对于记者提出看一下公司的营业执照时,她说,“都在柜子里锁着,拿钥匙的人不在。”

  同时,记者提出,“如果到了国外,没有被用工单位看中怎么办?”她说,我们从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只要你愿意做就行了,很少被面试。“如果求职者到当地发现所做的职业并非是之前介绍的工种,个人又不愿意做,能否回国后退钱?”吕桂明确表示,“这种情况肯定无法退钱了,费用都被分了,去哪里退?”

  在目前深圳有多少家具有从事涉外劳务资质的公司?记者在调查中得知,目前只有深圳市对外劳动服务有限公司是唯一一家正规合法的涉外劳务机构。该公司副总经理李忠友在接受采访时说,深圳每年都会有一些涉外务工者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如何来规避这样的情况,最根本的还是要通过正规的渠道出国,务工权益才会得到保障。他说,有意向出国的劳务人员首先要了解招聘人员的公司是否具有国家商务部颁发的《对外劳务合作(外派劳务)经营资格证书》或《对外承包工程经营资格证书》,具有上述两个证书的公司统称经营公司。为避免上当受骗,可通过以下几个途径了解:

  向当地政府的商务厅(委、局)或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局)的外经处了解;向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外派劳务人员投诉机构了解(电线);在国家商务部网站www.mofcom.gov.cn“合作指南”子站的《对外劳务合作企业名录》和《对外承包工程企业名录》上查询。

  “同时,务工者可以要求经营公司出示国家商务部颁发的《对外劳务合作(外派劳务)经营资格证书》或《对外承包工程经营资格证书》复印件、与雇主签订的合同、地方商务主管部门出具的外派劳务项目审查表。”

  李忠友说,应聘者在报名前应该重点了解以下情况:所去的国家和地区、外国雇主和经营公司的名称;具体做什么工作、工作期限、有没有试用期、每月或每周工作天数、每天工作时间;工资待遇:包括月基本工资、超时和节假日加班费、工资和加班费发放方法等。“一般情况下,外国雇主会直接将工资支付给劳务人员,或者通过经营公司转交给你,或者存入你的银行户头。”他说。

  涉外务工者到底要缴纳什么样的费用?李忠友告诉记者,出国劳务人员须向经营公司交纳服务费,服务费的标准是不超过劳务人员在国(境)外工作期间内得到的所有合同工资的12.5%。交纳的各种费用一定要索取收据,并保存好,作为一旦发生纠纷解决和处理问题的依据。

  同时,广东深和律师事务所余祖舜律师说,根据商务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令颁布的《对外劳务合作经营资格管理办法》的规定,“单位或者个人未经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批准和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登记注册,擅自从事境外就业中介活动的,由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会同工商行政管理机关依法取缔、没收其经营物品和违法所得。因非法从事境外就业中介活动,给当事人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深圳晚报记者 高申现

  「文明满洲里 创建在行动」满洲里市开展“关爱城市美容师 携手共建文明城”慰问环卫工人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