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是该给“美容贷”泼盆冷水了!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21-08-24  

  据报道,8月25日,北京市公安局通报称,北京警方近期打掉了10余个“招工美容贷”诈骗团伙,共刑事拘留涉案嫌疑人123名,其中有63人是医疗美容机构工作人员。这些诈骗团伙以“高薪招聘”的名义吸引年轻女子应聘,诱导应聘者申请“美容贷款”去指定医院整容,费用公司报销。免费整容还能获得月薪10万元左右的好工作,当应聘者等着“美梦成真”时,等来的却是诈骗陷阱。

  美创会观察,随着金融监管政策日趋严格,很多互联网金融贷平台难以维系生存,已经有不少互金APP平台跑路。一些金融平台正在谋求良性退市。也有一些金融公司看上了医美行业的“暴利”,对医美行业垂涎欲滴。

  医美贷进入医美在想法设法,采用多种套路,各个击破,致使很多消费者和医美机构都被套了进去。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医美贷还想和官方机构、协会、平台产生合作,利用公信力背书,套进更多的中小型医美机构。

  疫情后时代,挣钱不容易。医美行业需要保持足够的警惕,以免不小心陷入套路贷,把自己一同掺和到陷阱里,不能自拔。俗话说,看钱近者离钱远,看钱远者离钱近。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大约有800万人整过容,并且以每年15%的速度递增,男女比例为1比13。多数被整过容的人,其月收入还不到1万元,更有一部分是无独立经济来源的学生!

  古人有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没钱,又该如何踏上美丽的捷径呢?答案只能是:借钱。那又找谁借呢?医美分期贷从此应运而生。

  美创会算了一笔账:假如你向医美贷借10万,他要你还12万,实际上手术费只有2万,另外8万作为返点,这其中4万给了放贷人,另外4万给了推荐人。医美贷相当于总共借出了6万,最后却收回了12万,这简直是一本万利!

  美创会梳理,近几年多起因“医美贷”事件,损害消费者的权益,甚至“赔了夫人又折兵”。

  2017年8月,某金融平台发现大量贷款客户逾期,遂向公安机关报案。从而牵出一起自家员工与美容机构勾结,大量骗取分期贷款的案件。

  2015年12月,某金融平台与广东南粤银行签订合作协议,由南粤银行提供资金,金融公司提供客户数据,共同开展和运行银行的个人贷款业务。苏某、张某在金融公司任职期间,与某医疗美容门诊部院长彭某合谋,以金融平台的名义与医美门诊部签订虚假的《个人消费金融业务合作协议》。

  经统计,2016年12月至2017年2月期间,上述三人通过金融公司即分期平台,骗取南粤银行发放了183人的贷款,贷款总额共计人民币623.33万元。

  根据约定,从门诊批下来的分期贷款,医院提成比例25%,贷款人拿60%,中介拿10%,苏某和张某等人拿5%共计30余万元。

  近年来,医美消费需求急速增长,医美行业“野蛮生长”,竞争激烈。然而,搭载着互联网“快车”而飞速发展的医美分期业务也逐渐偏离了轨道,俨然成了“套路贷”、“暴力催收”的代名词。

  近日,有媒体报道,大学生小翡(化名)和她的两名舍友嘉嘉(化名)和小羽(化名)正深陷医美分期的陷阱中。

  据了解,2019年9月,小翡在朋友圈宣传中得知广州市天河区威利斯医疗门诊部(以下简称:威利斯医疗)有免费整形名额。这种所谓的免费名额,只需要与医院签订两年模特合作协议配合宣传,并以模特的名义网贷一笔数万元押金,医院将每月返还贷款。

  出于对美的渴望,以及对威利斯医疗有着十余年经营经验的信任,小翡与两名舍友一同报名参加了此次“免费”活动。然而,仅半年时间,医院便自称经营困难,停止每月返款。在网贷平台申请贷款时,由于小翡和另外两名舍友的学生身份,威利斯医疗多次帮助他们编造假信息,并且还以他们的名义按照远高于他们所做的医美项目的市场价格申请贷款。目前,三人共计贷款12.08万元,加起来每月需还款过万元,明显超出了学生的支付能力。

  而在此前,小翡与两位舍友同威利斯医疗签署的《整形模特合作协议》和《肖像权使用协议》中,绝大部分内容是关于约束模特行为的条款,如模特需按要求配合宣传、不得在医院闹事、拿到奖励金后要及时还贷等等。对于院方如未能按时发放奖励金应承担何种责任,并未提及。

  疫情期间,出于经营不善的原因,威利斯医疗还在今年5月提出与模特们签署补充协议的要求,并表示签的模特优先安排返现。对此,嘉嘉表示:“我觉得不合理,因为返现是本来就应该的。”

  根据嘉嘉向媒体提供的补充协议模板来看,模板上称受疫情影响,甲方(广州市天河区立极美医疗门诊部)经济受损严重,乙方(模特)本着体谅甲方的难处,同意变更原《整形模特合作协议》奖励金发放形式及日期,不再每月按时发放足额待还款。

  据了解,威利斯医疗为广州市天河区立极美医疗门诊部(以下简称:立极美)的历史名称,成立于2010年9月25日,唯一股东为邓楚蓉,已于2019年11月11日注销。同日,立极美成立,法定代表人同为邓楚蓉。

  该补充协议还规定,模特们想要拿到返现,还可以介绍客人。2020年4月25日,立极美发出通知,模特需在4、5、6月增加朋友圈宣传才可申请每月返现,如成功介绍客户去消费,术后三天发推广奖金(特价15%起),以及模特本人当月宣传奖励金。

  随后,与小翡和她的两名舍友一样的学生模特们,便面临着既无力索要欠款,也无力偿还贷款的窘境。在被网贷平台花式催债的现状下,他们还将面临着留下不良信用记录的风险。

  目前,广州市天河区经侦大队已对该医美分期事件进行立案调查。立极美也已停止营业。民警表示,现仍不断有受骗人前往报案,还未报案的受骗人可直接携带资料前往广州市天河区经侦大队。

  长沙晚报报道,以美容为诱饵,吸引年轻女性贷款,然后实施“套路贷” 诈骗牟取暴利。8月6日,宁乡市人民法院通报了一起恶势力犯罪集团案,多名被告获刑,其中主犯唐某增获刑十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二万元。

  2019年6月以来,被告人唐某增、陈某、徐某、唐某龙等人为牟取非法利益,以“某某女神集团”等名义招揽美容贷业务。以拉拢美容代理人、在微信朋友圈发布广告等方式骗取年轻女性到其注册的湖南某财务管理有限公司进行贷款,然后到其“合作”的美容院美容。

  被告人林某虎利用美容院的平台,介绍有美容需求但通过合法途径无法贷款的女性到湖南某财务管理有限公司借款,或提供其他帮助,前后有10余名年轻女性到该公司进行贷款。被告人唐某增、陈某等人除非法赚取手续费、利息外,还从中获取实际借款金额与美容院实际收费之间的差价。被告人林某虎在扣除本人所得与美容实际开支后,返还给被告人唐某增、陈某29万余元。

  据澎湃新闻报道,南京河西美容医院近日陷入了维权漩涡,多位在该医院进行整形手术的消费者向澎湃新闻反映,在该医院整形时遭遇“套路”,术前被增加项目并诱导申请美容贷等情况,且整容后出现鼻子歪斜、面部不对称等后遗症。

  一名主播称,2019年该医院找了大量主播进行推广,有意打造“网红医院”形象,然而该主播本人对医院资质和技术并不了解。

  “网红”打造“网红医院”,出现问题后却遭遇维权难。“联系医院,医院就以恢复期为理由一直拖,去问之前推荐的网红,她说她只是听说后推荐给大家,术后效果不是她能控制的。”因术后鼻子歪斜,徐女士至今出门不敢拿掉口罩。

  针对上述情况,8月25日,院方一名负责人回应澎湃新闻称,部分消费者存在脸部不对称、脸部有创伤等情况,实际上属于整形恢复阶段。该负责人否认医院曾进行术前推销项目加价和套路顾客贷“美容贷”的情况。

  去年8月,唐云(化名)只有17岁,在快手平台观看视频时,突然被一个网红主播推荐的整形医院吸引了,“主播是有百万粉丝的博主,我觉得她的推荐比较可靠”。随即唐云通过直播视频中显示的医院销售人员微信,联系上了南京河西美容医院。

  添加了销售人员微信后,唐云发现对方朋友圈中有不少成功案例,还有一些客户专门前往南京手术,这让她对医院实力深信不疑,“当时距离开学还有1个月,就想趁开学前做完手术”。

  和销售人员沟通后,唐云确定做面部吸脂和线雕两个项目,销售人员承诺术后一定能达到“V脸”效果。经确定,两个项目费用共计26000元。随即唐云和销售预约了手术时间。

  8月22日,唐云和母亲从山东淄博赶到了位于南京建邺区的南京河西美容医院。她告诉澎湃新闻,在和面部设计师沟通整形细节时,对方表示根据唐云情况,只做吸脂和线雕两项效果不大,建议她进行全脸整形,效果会更好。

  在对方劝说下,唐云的整形项目由之前的两项变成了九项,增加了泪沟填充、鼻唇沟填充等七项,费用也从26000元变成了184400元。

  唐云的整形项目到医院后增加为9项,费用18万余元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我们当时很犹豫,因为没准备那么多钱,本来计划是3万以内的。”唐云说,在她犹豫不决时,设计师提出医院最近需要打版模特,可以给唐云申请打版模特优惠,费用优惠为89800元。

  随后设计师向唐云展示了术后面部的轮廓图,并承诺术后效果和轮廓图一致,这让唐云很心动。“当时卡里没那么多钱,销售就建议我们申请美容贷,说每天只还13块钱,很划算。”唐云说,在销售帮助下,她使用妈妈的身份信息,以“皮肤管理”为由,在两个借贷APP上共贷款6万元,事后才发现每月需还款4000多元。

  来自河南郑州的冯涛(化名),也遭遇了同样情况。“我是看到抖音(平台)上网红主播的推荐才知道这家医院。”他告诉澎湃新闻,事先和销售谈好做眼部综合和填充泪沟两个手术,确定费用为18800元。

  2020年3月8日,冯涛前往南京河西美容医院进行手术。但术前设计师建议他再增加一项眼部提肌,效果会更好,价格也由18800元变成了7万元。同样在冯涛犹豫不决时,销售提出可以让冯涛作为打版模特申请优惠,优惠价为3万元。“当时我说钱不够,他们就怂恿我签美容贷,后来我想美容贷隐患太多了,就直接支付了。”事后冯涛意识到自己被“套路”了。

  媒体发现,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上,有多位网红主播曾推荐过南京河西美容医院,并称之为“网红整形医院”,名气颇大。

  据公开报道,该医院此前还使用过“南京怡华医疗美容医院”的名称,后因“整形后鼻子感染留疤,医院一夜消失”被曝光。

  8月26日,澎湃新闻联系了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卫健委也接到了一些消费者的投诉,但因为南京整形医院较多,需要进行实地调查,调查结果出来后再进行回应。

  纵观多起医美事件,总少不了医美贷。在严打非法医疗美容,严格监管医美行业之际,是该给医美贷泼一盆冷水了!